A guide to the world of platforms.

media
会员专属

新十年,抓住内容品牌的机会

在新的十年中,内容品牌的竞争会是新的主旋律。未来十年,中国市场可能容纳数千个内容品牌。基于这个判断,我想展开阐述一下,内容品牌是什么,这些内容品牌的诞生蕴含着什么机会。

media
会员专属

是流行,还是音乐?

每过十年,音乐都会以一种全新的姿态出现在主流文化中,并扮演文化标识的角色。但每一次变化又都会让音乐本身变得更像一种工业制品。本文旨在回看过去六七十年的历史,总结音乐作为主流内容形式之一,产业变化对内容创作本身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

AI
会员专属

监视资本主义:秘密血脉和行动指南

科技企业的分析和批评不绝于耳,但大部分都是陈词滥调,缺乏对内在机理的真正洞察,直到 Shoshana Zuboff 创造了监视资本主义(Surveillance Capitalism)这个词汇。它听上去有点令人不安,甚至有些耸人听闻。这样的术语,其实是一种很好的过滤,吓走那些害怕大部头的严肃讨论的人,话可以说的更犀利一些。

links + notes
会员专属

11/08/2020: Building Blocks

尽管我们可以从技术的进化过程中找到大量可以与自然选择相似的类比,但无可否认 Blocks 的存在让技术的表面充满了粗糙感。今天的科技消费品已经竭尽全力用光亮圆滑的表面来表达一种对自然环境的融入,但仍然无法避免最微小的沙砾的摩擦会让它原型毕露。实际上,越是亲近自然,就越不会如此刻意的表演这样的无暇。

links + notes
会员专属

11/1/2020: Real Danger

社会开始对互联网的一切保持警惕。在媒体上发表怀疑论调也会获得更多点击。这个行业就是建立在点击基础上的,互联网的奠基者们把点击等同于投票,而投票最终引致了少数服从多数的虚荣式的民主。在整个机制中,权重起初是被忽视了,后来被滥用了,最聪明的头脑和最多的金钱左右点击的流向。互联网从来不需要 Lady Gaga 和 Paul Graham 都出来呼吁民众参与投票,互联网已经是一个全民系统。 一个良好的系统,既需要 voting,也需要 weighing。当所有的指责都指向 voting 的时候,恰恰没有看到互联网已经把权力的赋予这件事进行到底,而缺乏的其实是权力的分配。

links + notes
会员专属

10/25/2020: Verge

上一代企业的竞争关系是有形的。因为上一代企业处于有限边界的游戏中,他们的生产资料有限,面对的消费市场也有限。 这一代企业的竞争关系则是无形的。企业家和风险投资家都喜欢无限的游戏,底层是一张数据网络,资本投入在技术上,就能变化出新的预测。

links + notes
会员专属

10/18/2020: Glitch

痕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使用。历史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不断向前。这些设备被设计成可以日常使用,自然考虑到磕碰、掉落或与硬物接触的风险。这些痕迹本来和手机中存储的那些照片一样,都是个人记录,却因为人类贪生怕死的本性,而被赋予了不同的意义。

links + notes
会员专属

10/11/2020: Layering

我原本的框架,是一种平行并联的结构,如同几条钢轨,并列摆放在一起,无非都是围绕和职业及兴趣相关的一些事情。最近几年,我也逐渐摸索出一个从阅读到写作再到社交和工作的方法,有进有出,螺旋上升,打怪升级。而假期发生的事情,却让我反思,自己到底有没有真正的底层或者内核。

好了! 您现在的会员资格已激活。